我公司新生產許可證已于2017年7月18日通過《河南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審核,包括:《固體飲料生產許可證》、《代用茶生產許可證》、《壓片糖果生產許可證》,現已可以生產或代加工產品,歡迎新老客戶隨時咨詢。
河南中藥提取物生產廠家
從植物提取物出口看國內植物提取物備案情況
發布時間:2016/1/19 14:19:58 新聞來源:新鄉博凱生物 新聞作者:中藥提取物出口 點擊次數:

金銀花提取物、山藥提取物、黃芩提取物、連翹提取物、苦瓜提取物、銀杏葉提取物……植物提取物已廣泛被用作藥品原料、保健功能食品、食品添加劑、化妝品、飼料添加劑、植物源獸藥和植物源農藥。據悉,2015年上半年,我國出口植物提取物產品10.9億美元,出口量占我國出口中藥總量的56.38%。然而在國內,由于缺乏相關認證,植物提取物面臨生產相對混亂、優劣無法區分、自相殘殺的局面。

  國產植物提取物美國人最喜歡

  2015年上半年,我國植物提取物出口美國位居第一位,占出口總量的19%;第二位是出口日本,占10%的出口量;第三位是出口印度尼西亞和馬來西亞并列,分別占總量的9%。

  而來自中國醫藥保健品進出口商會的統計數據顯示,2014年,我國植物提取物出口17.78億美元,占我國中藥產品出口49.48%的份額,同比增長25.88%!敖陙,提取物占我國中藥類出口額比重越來越大,遠高于我國醫藥保健品和中藥類產品的出口增速,已成為中藥類產品出口中發展最為迅速的一個新貴產業!

  據了解,2015年上半年出口植物提取物中,排名前十位的分別為:甜菊提取物、越橘提取物、桉葉油、辣椒色素、桂油、甘草提取物、萬壽菊提取物、羅漢果提取物、水飛薊提取物和蘆丁,其中僅甜菊提取物出口創匯即超過1億美元。

  就對單一國家出口而言,美國這支老牌勁旅繼續領跑市場。為什么我國的植物提取物受到美國如此厚愛?當下,服用膳食補充劑已是大部分美國人的生活習慣,這也是美國對植物提取物需求一直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比如,美國從我國大量進口銀杏葉和綠茶提取物。

  緊隨美國其后的日本,連續十年穩居第二位。據悉,2015年上半年,我國對日本出口植物提取物金額達1.09億美元,占比10%。而并列第三的印度尼西亞和馬來西亞都是近兩年的后起之秀,主要喜愛中國的精油類提取物。2014年印尼進口植物提取物的增幅高達80.57%,馬來西亞增幅超過40%。

  植物提取物行業標準缺失

  現在很多國人出國旅游喜歡購買國外的膳食補充劑和生物醫療藥品,看好的就是“純天然”、“植物提取”等概念。實際上,很多國外產的保健品都使用了我國的植物提取物成分。泰國的精油類和一些日化產品需要我們的植物提取物,印度的食品色素有我們的植物提取物。但是,絕大部分國內消費者因為擔心質量而不認可國產保健產品,選擇從國外購買自己心儀的天然健康產品。造成我們國家自己的提取物卻要繞一大圈才能進入我國的市場這種怪現象,原因是我國缺乏植物提取物的統一標準。特別是2015年國內發生的銀杏葉事件,讓我國的植物提取物在國際市場的地位有所降低。

  銀杏葉的出口每年都有很好的表現。也正是由于銀杏葉市場需求的巨大,才造成2015年企業違規提取生產工藝被曝光,銀杏葉提取物中重金屬含量等問題比較突出。2015年5月,國家食藥監總局飛行檢查發現銀杏葉提取物問題,隨后銀杏葉出口受到負面影響。5月19日—8月10日,國家食藥監總局已經針對銀杏葉事件發布了12道整改令,意在加強對植物提取物生產和質量的規范嚴管。而在國際市場上,美國等對銀杏葉有需求的國家也把準入門檻抬高了,要求更加苛刻,采購商壓價造成我國植物提取物賣不上價。

  “事實上,類似銀杏葉的事件在不少國產保健食品企業中均有涉及!睒I內人士稱,以目前盛行的抗氧化保健食品為例,市面上已經出現了眾多以葡萄籽提取物作為原料的產品,原料提取物的生產工藝、原材料提取、配比原則都缺乏標準規范,質量很難控制。還有些保健品根本不含有標注的植物提取物成分。銀杏葉事件之后,國家食藥監總局對植物提取物的飛行檢查將會常態化。

  2016年成植物提取物備案元年


  植物提取物的國內現狀如何?一方面,截至2014年,我國有2255家企業對外出口提取物產品,造成相互壓價、無序自殘。國家食藥監總局公布的數據顯示,全國約有203家使用銀杏葉提取物生產保健食品的企業,其中在產企業129家,停產74家。

  另一方面,從單一的植物提取物精華到人參、枸杞、苦瓜、苦蕎提取物的合成,植物提取物似乎不再局限在保健品的范疇。

  2015年上半年,我國出口提取物產品10.9億美元,同比增長29.6%。遠高于我國醫藥保健品出口和中成藥出口分別只有1.4億美元的同期表現。目前,植物提取物的應用領域正在不斷擴展,已廣泛被用作藥品原料、保健功能食品、食品添加劑、化妝品、飼料添加劑、植物源獸藥、植物源農藥等。

  然而,面對如此龐大的生產市場和消費市場,標準的缺失卻是實實在在的現狀。業內人士表示,植物提取物產品優劣無法區分,很多企業只好借用GMP或者cGMP認證來體現,或者通過猶太認證、清真認證等門檻過低的認證來標榜自己的獨特性,行業需要適合植物提取物的統一標準認證。如今植物提取物出口已經形成商業化,政府實際上不需要做過多的掌控。如果能夠通過政府的指引、行業的努力,讓我國的植物提取物在自己的地盤有一席之地,能夠供應我們中國的市場,這個行業為我國創造利潤和就業機會也是相當可觀的,更可以扭轉出國采購的局面。

  到2015年底,用途為藥用植物提取物都要實行備案制,而且是生產和使用雙方都要備案。2016這也可以算是中藥植物提取物備案的元年。

 

cctv5在线直播电竞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 斗地主棋牌提现金 江西麻将精有什么用 经典老版单机麻将游 江苏快三怎么玩才能中 上海时时乐号码走势图 爱玩棋牌下载到手机游戏 科乐吉林麻将怎么打容易赢 贵州快3走跨度走势图 急速赛车开奖结果 游戏挂机赚钱一小时5块 吉林麻将群无押金 百度微乐吉林麻将 篮网拉塞尔球衣 吉林通化十一选五一定牛 体彩福建31选7预测